导航资讯

主页 > 马报 >

马报

杭州迎来《白蛇惊变》 100分钟展示13类非遗元素

发布时间: 2019-06-20 点击数:

  杭州的秋天非常美妙,肆意弥漫在空中的桂花香,劲劲儿的秋风,硕大的梧桐树,氤氲的西湖,夜幕下的南山路,连行人都变得温柔。

  杭州似乎自古以来就是一个浪漫的城市,而千年白蛇绝恋大概是每个杭州人心中都牢记的一段故事。所以当徐俊导演的原创音乐剧《白蛇惊变》要来杭演出,很多人都觉得这是有生之年必看系列之一了。

  现代性视角重构经典,当白素贞遇上音乐剧,当暮秋西子迎来千年绝恋……白蛇的故事家喻户晓,经典如何被重新演绎是所有人走进剧场怀揣的期待。

  总觉得这样既没有走进现场的意义,也没能碰撞出思想的火花。所以对我来说,这次《白蛇惊变》很值得期待的是导演的重新编排!

  所有重要场面和矛盾冲突都集中在端午节一日爆发,节奏紧凑,环环相扣。原本让观众期待的斗法场景更是表现惊艳!

  而一直以来符号化的人物许仙、白娘子、法海都有了全新的人物性格!许仙怯懦、自私,这样一个人,曾经各种版本故事的我也无数次惊问——为什么白素贞会爱上这样一个人?

  所以在这次的演出中,导演塑造了一个全新的许仙,最关键的是他符合现代人心中对于许仙形象的构想。现代视角的观照下,观众可以跟随作品一起思考“情”字之外的天人秩序。不得不说,导演很懂的现代女性对于爱情的想象。而颇有黑执事风格的法海大家可以期待一下!

  不知道你看到这个剧目的第一反应是什么?其实我的第一反应是,这个故事竟然用音乐剧展现,导演真的是很有想象力了!

  为什么这个经典故事可以用音乐剧的形式来展现。制作人这么说:“白蛇题材具有古典传说特有的非刻意留白、巨大的创作空间和流动的范式,因此它的故事性、戏剧性具有现代音乐剧创作的巨大潜力。”

  本剧改编为音乐剧模式,启用了来自美国、丹麦、中国三个国家非常优秀的艺术家。说是国际化创作班子一点都不夸张。

  美籍作曲房绍卿擅长将中国元素与西方交响乐杂糅,中国著名词作家梁芒首次与其合作,所以你在现场可以感受到音符间妙笔生花,恢弘磅礴的交响乐章竟然描绘出一片清新墨意;美国百老汇资深音乐总监Michael Lavine首度加盟,国宝级昆曲表演艺术家岳美缇担任本剧台词指导,六合皇彩报,棋逢对手,火花四射;丹麦皇家芭蕾舞学校的现代舞艺术总监Lene Bonde,灯光大师萧丽河携手,一个用现代舞律动古韵传说,一个用光影魅力泼洒江南烟雨中一梦缱绻;舞美设计徐肖寰或浓墨或轻描,空灵之间释放古典隽美;人物造型范丛博,行针走线浓妆淡抹勾勒天地生灵喜怒哀愁;声乐指导王作欣,吟唱间显人物本色……

  也许是民间传说的神奇色彩太过于强烈,人们都忽视了白蛇故事的文化意义。其实白蛇故事是第一批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著作。

  如果说前面的亮点已经让你有些激动,那该剧100分钟之内,大范围、多维度地在全剧脉络中融合贯穿了武术、鼓乐、东阳竹编、苗银锻造、蜀绣、乱针绣、缂丝等十三类非遗元素,绝对可以让你大开眼界,大饱眼福。

  开场时从一片黑黢中一一醒来的支支竹编灯柱,似回廊、似禅杖又似威严,出自东阳竹编传承人之手;龙舟竞渡中气势震天的现场擂鼓如急雨、如利箭,由鼓舞东方顶尖鼓手献演;保和堂水战一番真武斗绘龙争蛟斗震撼心魄,由八位国家健将级运动员、全国武术冠军真实呈现;造型设计范丛博联手时尚品牌设计师陈冬梅、中国原创鞋履品牌sheme,为白蛇独心裁制高定服装,融顾绣(上海露香园顾绣传承人黄辉)、蜀绣(四川蜀绣传承人吴玉英)、乱针绣(常州乱针绣传承人张莉)、缂丝(苏州缂丝传承人王建江)为大观,配以苗银锻制(苗族银饰锻造传承人刘兵)的精巧头饰,绵缠整体造型服饰,绘锦绣万丈。

  苗银制作步骤繁杂,银块要经过熔银、锻打、拉丝、纽丝等环节,才能成为一件银饰。刘兵的银花丝工艺炉火纯青,在他为白素贞亲手打造的整套宝钿花钗中,既饱含白素贞古典温柔的精致细腻,也不失代表她白蛇身份的灵动飘逸。

  白素贞所穿的鞋履名为“水云间”,其保留了古典戏靴的翘头状鞋头及厚底设计,靴面上的刺绣则大量运用蜀绣经典的“车拧针”及“斜铺针”,金银淡彩的彩云,波浪与水纹交织在一起,最大程度上表现了潮水和祥云的动感。

  沪语线)与作家白先勇先生联手创作、视觉大师张叔平任美术指导,以沪语话剧形式缔造一段“上海不老”的文化传奇,绽露“精致美学”之底蕴;原创线)全景展现东西方文化交融中涌现出的上海近代商业文化,六合同步开奖,塑造了上海笔挺男人群像,彰显“海派美学”之气度。

  原创音乐剧《犹太人在上海》(2015)联合中以两国艺术家打造,首次以音乐剧的艺术形式描绘出来到上海的2万多名犹太人与同受战争煎熬的上海人民共生存、共患难、并肩斗争的故事,返璞“无色美学”之厚重。

  本次导演徐俊再辟“古典新美学”理念,重塑经典,泼洒出一副颠覆天与地,超越生与死,聚散人与妖,叛逃罪与罚的江南印象画卷。

  因为不会再有白娘子被锁雷峰塔,许仙塔外执帚扫落叶;也不会再有许士林高中状元,磕破雷峰塔救母。留给我们的,是舞台上可以创造一切的遐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