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资讯

主页 > 香港马报资料网 >

香港马报资料网

老书痴推荐5本架空历史文《庆余年》惨遭垫底评分却高达89

发布时间: 2019-07-11 点击数:

  内容:夜雨落在异国的土地上,发出的却是熟悉的嘀嘀嗒嗒声,范闲啜了一口茶,对身边的王启年说道:“马上去写封密信,让院里查一查崔氏与信阳方面的关系。” 王启年看了他一眼,轻声说道:“长公主那边不能动。” “我当然知道不能动。”范闲清楚长公主做的那些事情,其实都属于皇帝陛下的默许,但是今天与沈重见面的不欢而散,更坚定了范闲心中某个念头,“我只是想查清楚,信阳方面在朝中究竟有多少力量。” “是。”王启年应下之后,又接着说道:“那位崔公子还在外面跪着,大人……您看是不是让他起来?毕竟崔氏在京中也是大族,在朝中很有几位高官。” 范闲的眼睛盯着院里发来的情报,没有理会王启年的话,这些天使团身在上京,在言冰云回来之前,北齐方面的情报系统范闲不敢动用,所以情报来源有些缩水,让他很是烦恼。过了一会儿,他似乎才听见王启年说了什么,轻声说道:“让他跪着吧,身为庆国人,却被北齐人当枪使,我就算是替丈母娘教育他一下。” 雨水渐渐地小了,从屋檐上往下滴着,这幢别院是老建筑,所以雨水滴下的地方都有了些微的陷下。范闲披着件衣裳走到屋外,看着跪在石阶前的那位崔公子,半晌没有说话。 使团里其他的人早就避开了这间小院,所以此间显得格外安静。 “你应该很清楚,你们家如果还想做这北边的生意,应该怎么做。”范闲冷漠看着浑身湿透了的崔公子,“今天的事情,我先饶你一命,自己写封信去信阳,至于长公主会怎么罚你,那是你们的事情,但是我在上京的时候,我不希望再看见你和北齐的那些人坐在一起。”内容:由于队伍中没有步军,就连奴婢们都是骑马随行,李中易回京的速度,快得惊人。半个月后黄大仙救世,李中易的大队人马抵达西京洛阳府。在他的严令之下,大军却没有进城扰民,直接从野外越城而过,取道孟州、怀州、郑州一线,最终抵达了开封城外,黄河北岸的陈桥驿。“夫君,西京的一帮子地方官,远出城外十里迎接咱们,却扑了空,也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想?”和费媚娘的恬淡不同,折赛花对官场的动静十分关注,也很愿意在李中易面前发表看法。李中易淡淡的一笑,说:“树大招风,乃是惹祸之道。如果我接受了他们的盛大款待,陛下即使宽容,朝中的重臣们又会怎么想?又会怎么说呢?”折赛花轻轻抚摸着腹部,展颜笑道:“全家人可都指着夫君呢,万万不可稍有闪失。”李中易瞥了眼折赛花的小腹,那里还没有显怀,不过,折赛花没说出口的想法,他倒是可以猜得八成以上。折家的下代家主,折御勋膝下已有一子二女,折赛花恐怕是想亲上加亲,让李、折两家世代友好互助。折赛花的想法固然非常适合这个时代的习俗,可是,李中易压根就没有这种可怕的愚昧念头。近亲结婚的后代,其遗传性疾病的发病率,比非近亲结婚的后代,要高出150多倍,而且,残疾率也大得惊人。李中易就算不是名医,也知道其中的严重性,所以,哪怕最后要结亲,也不能是他和折赛花的孩子。这时,前哨来报,检校太尉、归德军节度使韩通,携诏前来。李中易听说是老熟人韩通来了,不由微微一笑,这个姓韩的,才是柴荣在军中用于制约赵匡胤的最大心腹和珐码。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历史上,柴荣死后,赵匡胤勾结宰相王朴,骗过了首相范质,把禁军带出开封,在陈桥驿玩了一出黄袍加身的戏码。内容:相信大家都看过星爷演的《国产凌凌漆》,那么应该对那丽晶酒店和丽晶大宾馆都有着非常深刻的印象。韩艺现在就是这感觉,前面看到的那条巷子是多么的繁华,多么的气派,而他现在站在着的这一条巷子,就要寒碜多了,都是小屋小院的,最高的也就二楼,而且是唯一的,看上去好像多半都是个体户,跟普通民房没啥差别,偶尔听得开门声,见得几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从里面出来,然后低着头快步行走,然而,两条巷子只是相差十丈远。 韩艺真怕进去,突然冒出几个本地货把他给玷污了。 怒了! 韩艺真心觉得自己被人当蠢子玩弄了,“少公子,请恕韩艺失陪!” 扔下这句话,韩艺转身就走。 他又不是瞎子,谁好谁坏,他还看不出来么。 抠门行,但你不能拿别人的智商来抠门啊! 杨蒙浩一把就拉住韩艺,道:“韩艺,你这是作甚,来都来了,你干嘛又要走?” 韩艺斜眼瞧着杨蒙浩,一语不发。 杨蒙浩被他瞧得浑身不适,道:“韩艺,你听我解释呀,这真不是我小气,我也想带你去中巷,但我怕你会惹上麻烦,才带你来这里的,实乃好意一番,倘若我骗你,我不得好死,这总行了么?” 这话听得怎么怪怪滴!韩艺道:“你的意思是,我这种人就应该来这里。”内容:虽然樊正最后一个字没有说出口,但是李奇知道那是一个“情”字,也很清楚樊正是希望他能够放张春儿一马。换而言之,也就是说樊正心里已经肯定张春儿出走一定为了想再与李奇一较高下。李奇自然明白樊正的用意,但是他对此还持有怀疑的态度,毕竟如今整件事都还是扑朔迷离,张春儿是否要对付他,还不能下定论,即便张春儿是因为他才离开樊楼的,那么她一定是做足了准备,到时究竟是孰胜孰败,也犹未可知,生意上面的事,毕竟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了。不过就算真如樊正所预料的那般,李奇也不敢轻易的答应樊正,若是张春儿触及到了他的底线,那纵使玉帝来了,也没得商量。 樊正走了,樊家是哭声一片,当然,里面肯定也掺有许多虚情假意。李奇并没有表现的太夸张,他和樊正的感情还没有升华到痛哭流涕的地步,只是心里稍稍有些遗憾,毕竟这个老人的离去,也代表着一个时代的落幕。 李奇没有给樊少白哭泣的时间,明曰樊楼开不开门,怎么开这个门,这比樊正的丧事更为迫切的需要解决。樊少白原本是打算休息几曰,等樊正入土为安后,再开门做生意。若是平时,倒也无可厚非,但是如今,李奇认为这样做会影响客人对樊楼的信心,所以他建议明曰樊楼继续营业,也希望樊少白能把生意和私事区分开来。 话虽如此,但是樊楼如今根本就没有掌勺的厨子,张春儿不仅是一个人离开,她还带走了樊楼的整个厨师团队。樊正是想从醉仙居借人,但是吴小六等人的厨艺又让李奇放心不下,毕竟吴小六等人如今做菜,还都是按照他制定的菜谱去做,每一个细节他都写在了纸上,等于就是依葫芦画瓢。而且樊楼的口味和醉仙居的完全不一样,很地道的北宋口味,要知道一家酒楼的菜若是失去了它独特的味道,那也离关门不远了。思想来去,李奇打算还是祭出他的成名绝技——火锅。当初他就是凭借着火锅,才弥补了醉仙居人手不足的缺陷。 这玩意不需要什么厨师,只要调味料到位就行了,李奇又会做很多口味的火锅,他想随便弄一种口味独特点的给樊楼,先平稳的度过这几曰再作打算。 樊少白如今还沉浸在悲痛中,哪里又心情去想这些,略一沉吟,便答应了下来。内容:“哦,是高兄,难怪高兄不知道,他们原本是一群小商户,去年跟着这个海峡公司据说是去了一趟大食国,回来就个个都暴富了起来,这不今年又要去了。”这位被称作吴兄的海商就是广州本地一家最大的海商行会、入云作的作头,也就是行会会长。他几天前就听到风声了,说是今天要在码头这里卖新船,本来也想过来看看,如果船只质量不错,掏钱买过来正好用上。可惜来了之后才知道,人家卖船还要先入会。其实就算不要求入会他也不会买,倒不是这两艘船不入他的法眼,而是他手下的船工们都玩不转这种船,光是看着三根桅杆上那些蜘蛛网似的索具,就已经晕了。 海峡公司的事情他也早就知道了,都在一个城市里混,谁家发了财、谁家倒了霉想不清楚都难。虽然不是一个行会的人,但平时去酒楼、茶楼里喝酒、喝茶的时候碰面也会聊一聊买卖经。这个公司是个啥玩意他至今也没搞明白,反正就知道是和行会差不多的这么一个组织。公司的作头是谁,他也没听说过。洪涛?是谁啊?不过他对海峡公司能够远赴大食国的事情是非常感兴趣。谁不知道跑得越远获利越大的道理啊,可惜的是远航太危险了,就算找到熟知那边航线的船工,没有搏命的本事,一般也没人敢去。野人族、食人番和大风暴不是闹着玩的,每个海商心里都有一本帐,哪种风险自己有本钱冒、哪种风险自己没本事冒。 可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海峡公司居然就安安稳稳的跑回来了。还带着一群原本都排不上号的小海商着着实实的赚了一笔。可真是一笔不小的利润啊。那些货物的数量和品种放在他这个身家百万贯的大海商头子眼里。也馋得直吸溜口水。可他又放不下身段去和那些小海商一样巴结海峡公司的作头,问题是想巴结都找不到正主儿,那个洪涛洪作主据说不是大宋人,平时也不在广州,有什么事情都要去找琼州罗家的庶子罗有德商量,甚至连罗有德你都见不到,常在广州城里出现的只有他的管家罗大财。 罗家是个外来户,原本在广州就不受待见。只是由于他家也是官宦出身,这才没太被排挤,老老实实的经营一些竞争不太激烈、利润不太丰厚的海货买卖。罗家商会在广州年头也不少了,也算是个小有名号的商会吧,手下聚集着那么几个同样来自琼州的小商户,自己玩自己的,挺踏实。不过在吴作头眼里,他们根本就没资格和自己谈论买卖,现在让自己低三下四的去上门请教,那是肯定不成的。各位小伙伴们这几本小说就介绍到这里了,大家有什么想看的或者是有什么想说的话可以在下方留言评论,喜欢小编的可以点一下关注,点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