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资讯

主页 > 马报网站 >

马报网站

血液科要注意的超级细菌——耐碳青霉烯类肠杆菌

发布时间: 2019-07-12 点击数:

  493333管家婆图。碳青霉烯类抗生素如亚胺培南、美罗培南等目前被认为是治疗多重耐药菌的最后防线,但有一种细菌可以突破这道防线,它就是让很多人闻之色变的超级细菌——耐碳青霉烯类肠杆菌科细菌(CRE)。

  耐碳青霉烯类肠杆菌属实际上是一组肠道杆菌,是栖居在人和动物肠道内的一群形态、生物学形状相似的革兰阴性杆菌,其中包含70多种细菌。此类细菌之所以被称为超级细菌,是因为它对于很多新的抗生素都有耐药性,感染者死亡率非常高。

  血液病患者由于化疗、放疗、移植等所致的中性粒细胞缺乏期的时间较长,感染CRE的机会比其他科室的患者高。

  CRE主要包括大肠埃希菌和肺炎克雷伯菌,它们耐药机制主要是能产生水解碳青霉烯类抗菌药的碳青霉烯酶。自首例携带 KPC-2 型碳青霉烯酶的肺炎克雷伯菌于 2001 年被报道以来,世界各地开始相继出现产碳青霉烯酶肠杆菌科细菌相关的报道[1]。

  近几年来,国内耐碳青霉烯类抗菌药物的肠杆菌科细菌的分离率也呈现逐年升高趋势。CRE是院内感染的主要病原菌,感染后的死亡率可高达50%。医疗环境中CRE的传播有两大途径,其一是患者之间的传播,比如同一病区的患者或者共享医疗设备的患者。其二是CRE菌株在患者体内发生突变,致使遗传性也发生了变化。

  CRE之所以是超级细菌,就是因为其耐药性非常强,目前常用的抗生素,氨曲南,头孢曲松,哌拉西林/他唑巴坦的耐药率均为100%,头孢西丁,头孢他啶,头孢吡肟的耐药率均在90%以上,因此必须引起足够的重视,否则将无药可用[2]。

  目前,这类细菌往往是在重症监护室、血液科、肿瘤科这类长期、广泛应用抗生素的患者中发病率较高,这就要求医护人员、护工、患者家属等所有有机会接触患者的人都一定要注意手的卫生、与患者接触后一定要消毒,避免人为传播细菌。

  此外,已经感染过CRE的患者,在病情稳定,体温正常时要检测相关部位拭子,如肛周,判断是否有CRE的定植。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报道74例检出肛周CRE定植的患者,其中后期发生CRE血流感染者高达13例(17.6%)[3]。我的一位患者在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前肛周、口腔甚至腋窝拭子都测出了CRE,在移植的过程中就确实出现了CRE菌血症,不过由于已经知道是CRE定植,所以用药及时,已经转危为安了,由此,提前知道是否存在CRE定植,对治疗非常关键。目前国际上报道去定植的方法主要包括药浴、口服庆大霉素,但这些方法的有效性还需要进一步验证。

  如果一旦感染CRE怎么办呢?目前的多家单位的药敏结果提示CRE对替加环素,阿米卡星的耐药率相对较低,有CRE定植的患者,出现发热,一定要想到CRE感染,提前应用敏感药物,一旦确诊CRE一定要重拳猛击,多药联合抗菌治疗,把该类菌消灭在萌芽里。

  目前全球范围内仍以产KPC酶的肺炎克雷伯菌为主要传播菌株,产酶类耐药菌的比例约占所有耐药菌的一半,但非产酶类耐药菌也在逐渐引起重视。希望每位感染患者都能战胜CRE。希望未来能有更多的新药上市,让我们有更多的办法消灭CRE。

  (本网站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为“医脉通”,版权均归医脉通所有,未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医脉通”。本网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内容为转载,转载仅作观点分享,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版权,请及时联系我们。)

  Lancet 移植物抗宿主病的预防新方案:西罗莫司联合标准GVHD预防方案

  2019 BOC/BOA 吉西他滨,奥沙利铂联合利妥昔单抗一线治疗老年弥漫大B细胞淋巴瘤

  Blood 霍奇金淋巴瘤后放射性乳腺癌遗传易感新发现:PVT1 SNP(rs10505506)

  【限时有奖】哈里森内科学手册、医学文献王、100份指南及多本图书免费领